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福利 APP 用户中心
珀杰中文网 > 历史 > 垃圾食品援助蜀汉 > 第八十四章 贪得无厌

垃圾食品援助蜀汉 第八十四章 贪得无厌

作者:吴老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1-22 11:15:47

义无反顾的重新举起了曹魏旗帜后,南中第一大姓爨家也终于露出了他们雪亮的獠牙,才刚到了誓师起兵的当天傍晚,一支连霍弋都不知道存在的爨家私兵,就翻过了同劳南部的山脉,从霍弋及蜀汉历任庲降都督从来不敢涉足的白水一带,北上来到了同劳城外,与爨家此前集结的汉夷联军会师在了一处,数量不但多达一千余人,武器装备也相当不错。

在这个期间,爨家还象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了许多武器装备,紧急武装了大量的自家田奴,在已经被张志骗走六百青壮的情况下,依然还是集结起了达到三千人的爨家直属兵力,展露出了不亚于中原门阀世家的人口实力。

此外,爨家还有超过两千三百人的夷人联军助阵,总兵力虽然还是不及汉军,却绝对拥有一战之力!同时爨家还有一直由他们家族直接控制的同劳县城可守,即便野战不利,也可以从容退守同劳城池,耐心等待爨谷率军来援。

“报效大魏!杀进味县!抢光方便面,抢光午餐肉!”

这是爨家的起兵口号之一,也是最能引起爨家私兵和夷人联军共鸣的口号没有之一,为了尽情抢掠方便面和午餐肉这些绝世美味,许多不知道汉军情况的夷人士卒还纷纷请求立即进兵味县,赶紧去把汉军杀光然后把方便面和午餐肉全部抢光。

爨友当然微笑着婉拒了这些夷兵的求战请求,仅仅只是答应在将来攻破味县后,一定会把方便面和午餐肉多分一些给这些喜欢好勇斗狠的夷人联军,以此鼓励这些炮灰和汉军硬拼到地,同时紧张等待汉军做出反应。

看出爨友的忐忑不安,第二天正午的时候,陪着爨友巡视了一番爨家私兵的战备情况,常忌就再一次给爨友打气道:“老前辈,晚辈真是太佩服你了,想不到在这南中贫瘠之地,你居然能够供养得起这么多的私兵,还能给他们装备起这么好的武器,这样的财力物力,就是益州的各大世家也不敢相比啊。”

“茂通先生过奖。”爨友假惺惺的谦虚道:“我们爨家不过只是南中瘴疫之地的一个小门户,如何敢与益州本土的大世家相比?”

“老前辈千万不要谦虚。”常忌忙说道:“晚辈决不是在信口开河,我们江原常家在益州本土也算是大世家了,可是叫我们常家一下子武装起两三千人的私兵,却是绝对做不到,晚辈估量,益州本土诸郡,最多也就是巴西谯家,才有可能达到老前辈的私兵规模。”

“茂通先生,还不是因为你们常家距离成都太近,不敢放手大干而已?”爨友微笑说道:“不然的话,以江原常家的实力,想要弄上一支五六千人的私兵,还不是跟玩一样?”

“算你这个南中蛮夷还有点见识。”常忌冷哼,嘴上则连连谦虚,又说道:“老前辈的兵马雄壮如此,晚辈估量,或许根本用不着令郎出手,仅凭老前辈现在的私兵,还有那些骁勇善战的夷兵,就足够正面杀退张志贼的乌合之众,根本就用不着被动坚守。”

爨友笑笑,即便明知道常忌是在给自己壮胆鼓劲,心里还是忍不住说道:“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张志小儿现在拼死能有一万左右的乌合之众,又必须得留下军队守卫味县,能够出动多少兵力攻打同劳?老夫与那些夷人齐心协力,还真不是没有可能自己杀退伪汉贼军。”

“父亲!父亲——!”

爨友正在心里给自己加油的时候,爨家几兄弟突然大呼小叫的冲了过来,还跑得跌跌撞撞模样十分狼狈,爨友见了一惊,忙问道:“什么情况?是不是张志小儿已经出兵南下了?”

“不是。”

爨老二的摇头回答让爨友稍微放心,也让爨友忍不住怒道:“那慌成这样干什么?天塌下来了?”

“父亲,比天塌下来还老火(严重)。”爨老四呈上一道书信,哭丧着脸说道:“五弟刚刚派人送来了急信,说是兄长病了,还病得十分严重,恐怕……,恐怕有保不住的危险。”

爨友脸上的表情顿时呆滞,赶紧一把从爨老四手里抢过了书信,展开了细看,然后还没有把书信完全看完,爨友就已经身体一晃,一个趔趄向前摔倒,爨家几兄弟赶紧把搀住后,爨友又顿时放声大哭……

“谷儿啊!你怎么会突然病成了这样,怎么会突然病成了这样?你才四十出头,怎么一下子就病成了这个模样?你都病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要瞒着老夫,为什么还要带着军队千里跋涉?你糊涂啊——!”

见爨友伤痛成了这样,爨家几兄弟当然是只能赶紧含着眼泪开口安慰,常忌则是脸色大变,赶紧向爨友问道:“老前辈,大公子的病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危险?”

“有没有危险?”爨友哭吼出声,“一天昏死过去好几次,反复发高烧打摆子,老夫的五儿子,都已经叫老夫派孙子孙女去见他最后一面了,你说有没有危险?!谷儿啊,你可一定要撑住啊,你如果什么三长两短,叫老夫怎么活啊?”

听到这话,常忌自然是要多傻眼有多傻眼,稍一盘算后,常忌又脱口问道:“老前辈,如果大公子不保,你的五公子爨熊将军,能否接替他掌管兵权?”

“匹夫!”爨老三忍无可忍的咆哮道:“我父亲已经伤心成这样了,你还关心兵权,你还算不算是一个人?”

自知失言的常忌慌忙谢罪,爨家兄弟则谁也不再搭理,只是赶紧搀着嚎啕大哭的爨友回帐,留下旁边听到情况的爨家私兵窃窃私语,还有常忌在原地面如土色,心中惨叫,“怎么这么巧?为什么会这么巧?爨谷为什么偏偏会在这个时候病得这么严重?他如果保不住,爨友的五儿子又接管不了南中主力,那南中主力和同劳爨家,岂不是马上就变成张志逆贼的盘中餐,口中食了?”

爨友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危险,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爨友除了立即派四儿子爨技带着爨谷的子女去探望爨谷情况外,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个要命问题——如果爨谷真的不幸病死,那南中主力岂不是马上就得群龙无首?如何还有可能赶来同劳增援自己?自己又如何能够抵挡汉军的豺狼之师?

也正因为如此,稍一盘算后,爨友也向二儿子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老二,你说你兄长如果真的保不住了,那你五弟能不能接替他统领南中主力?”

“这……。”爨老二犹豫了许久,然后才硬着头皮答道:“父亲,恐怕没有这个可能,五弟太年轻,威望不足,董元、毛炅、孟干和李松这些比他年长得多的将领,是绝对不会听他的。”

“那我们爨家岂不是完了?”爨友脱口说道:“没有南中主力的救援,仅凭我们爨家的私兵,还有那些各怀鬼胎的夷兵,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张志小儿的贼军?”

爨老二苦笑,半晌才说道:“所以孩儿才坚决反对过早易帜,可是父亲你就是不听。”

爨友发楞,许久后才再一次老泪纵横,痛哭道:“是老夫害了谷儿,是老夫害了爨家,爨家历代先祖辛苦积攒下来的家业,就要败在老夫这个败家子手里了!”

…………

张志这边。

“……这个消息,是爨谷部下王素派人送来的,爨谷一直都在隐瞒他的病情,可是才刚到了胜休,他就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天之内多次昏死过去,打摆子发高烧,经医工诊断是寒热症(疟疾),吃什么药都不管用,爨谷的五弟爨熊想要假借他的名誉发布命令,也被董元和毛炅他们识破,还大吵了一架,最后商议决定在胜休暂且驻军,等待爨谷的病情好转。”

“但是等也没用。”霍弋苦笑说道:“爨谷的病不但没有任何的好转,相反还变得更重,一天到晚大部分时间都昏迷不醒,即便偶尔醒过来,人也十分的虚弱,听说都已经在交代后事了。王素知道这个情况十分重要,就把情况写成了书信,派他的心腹亲兵抢先北上,直接送到老夫的住处。”

听完了霍弋的介绍,又轮流传看了牙门将王素派人送来的书信,汉军文武当然是个个欢声震天,刘聚还乐得直接连蹦带跳,说道:“老天帮忙,老天帮忙,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那我们不但收拾同劳轻而易举,收拾南中主力也是易如反掌了。”

“不会有假。”霍弋摇头,说道:“老夫可以担保不假,王素并非南中大姓出身,是从什长的位置上一步一步被老夫提拔上来的,受过老夫的大恩,老夫安排他跟随爨谷南征,也就是为了让他替老夫盯住爨谷和其他的将领。而且王素的妻儿老小,也全部都是住在味县城里,他绝对不敢拿他的妻儿老小儿戏。”

见霍弋做出保证,汉军文武当然是马上欢声大起,也不得不承认张志的祖坟风水确实惊人,竟然能够把张志的运气庇护到了这个地步。陈粲则强忍激动,赶紧向霍弋问道:“请问老将军,如果爨谷病重不治,他的麾下诸将中,有没有人能够服众,接替他统领南中主力?”

“没有。”霍弋微笑说道:“如果杨稷或者马融在,倒是有可能接替爨谷统领军队,让众将心悦诚服,但是董元和毛炅他们嘛,都是一群牙门将,也都各自有自己的家族当靠山,谁会真心诚意的服气谁?所以老夫敢打赌,爨谷病死之日,便是南中主力四分五裂之时。”

陈粲笑了,笑得自然无比开心,说道:“虽然有些对不起还没有表明态度的爨谷将军,但是他的突然病重,对我们来说确实一件求之不得的大好事,这下子我们确实不用急了。”

“谁说不用急?”

一直保持沉默的张志突然开口,说道:“相反的,我们还必须得抓紧时间,赶紧再派人去胜休联系爨谷。”

“都督,你怀疑这是爨谷的缓兵之计,想派人去验证一下?”陈粲惊讶问道。

“老将军已经保证不假,这事肯定假不了。”张志淡淡说道:“我派人去联系爨谷,不是去看他到底病没病,是去给他送药。”

包括霍弋都楞住,不过醒悟过来后,霍弋又赶紧点头说道:“不错,是得派人去给爨谷送点药,表示一下我们也在关心他的态度,至于他和爨熊是否领情,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不是去表示态度,是去救他。”张志不动声色的说道:“我知道有一种特效药可以治好寒热症,只要这种药及时送到爨谷的面前,就有希望保住他的性命。”

言罢,张志又向已经满脸震惊的霍弋和汉军文武微笑说道:“你们说,我们明明知道爨谷病重将死,不但没有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攻打他的族人,相反还派人送去灵药救他性命,把爨谷救回来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效果?南中主力的将领士卒,会怎么看待我们?南中的大姓豪强,又会怎么看待我们?”

…………

爨技爨老四这边。

带着爨谷的儿子和女儿爨梅匆匆出发西进后,爨老四一行人一路都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好在爨家人在南中境内的面子极大,不管是沿途的夷人部落,还是已经易帜投降了汉军的建宁城池,全都没有刁难阻拦爨老四等人,所以几天时间后,爨老四一行人还是比较顺利的抵达了胜休,见到了病重将死的爨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爨老四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雄壮的兄长能够病成这个样子,骨瘦如柴,躺在榻上气息奄奄,嘴上长满燎泡,还全身大汗淋漓,不管儿女如何哭喊,就是人事不知,爨老四也忍不住冲自己的五弟爨熊咆哮道:“兄长病成这样,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们?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们?”

“我也没知道多久。”爨熊抹着眼泪说道:“是兄长发高烧打摆子的时候,我才听他的亲兵说,他其实早就病了,只是怕动摇军心,所以一直不许他的亲兵泄露风声,我如果早知道兄长已经病了这么久了,肯定早就告诉你们了。”

爨老四无奈的闭嘴,只能是含泪转向了仍然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爨谷,哭泣道:“哥,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死撑?”

也还好,过了一段时间后,高烧退去之后,爨谷还是暂时恢复了一些意识,认出了榻旁的儿女和弟弟,爨老四和爨梅等人大喜,忙七嘴八舌的询问爨谷情况,爨谷声音微弱的一一回答,然后又主动问道:“四弟,同劳那边,情况怎么样了?父亲怎么样了?”

“都好,都很好,兄长你放心养病,父亲和我们的族人都很好。”

爨老四赶紧回答,谁曾想爨谷的小儿子爨责嘴快,抢着来了这么一句,“爹,祖父已经起兵讨贼了,重新打起了魏国旗帜。”

“爨责!”

爨老四想要阻拦已经晚了,爨谷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就变成雪白色,大惊问道:“什么?你们已经易帜起兵了?”

爨老四不敢回答,爨谷则声音微弱的催促,还开口呵斥,逼迫爨老四如实交代,爨老四被逼不过,只能是老实点头,说道:“是父亲的决定,我们爨家在二月十二那天,已经杀马为誓,易帜归魏了。”

勉强用一只胳膊撑住身体的爨谷直接躺平,看着帐顶落泪说道:“完了,爨家完了,彻底完了。”

“兄长,你千万别这么担心。”爨老四忙安慰道:“父亲在同劳聚集了五千多汉夷军队,也把粮食全部都转移进城了,我们可以长期守住同劳,等到你病好去救同劳。”

安慰无用,知道自己的情况,更知道南中主力的情况,爨谷依然还是绝望到了极点,不管爨老四和爨老五如何劝解,眼泪都忍不住滚滚而落。结果也就在这个时候,爨谷的亲兵突然飞奔进帐,向暂代爨谷理事的爨熊奏道:“禀五将军,伪庲降都督张志,又派了一名使者前来拜见太守,请求太守接见。”

“马上抓起来!”爨熊想都不想就说道:“和原来的贼军使者关在一起,不许有一人走脱。”

让爨熊意外,亲兵不但没有领命而行,还怯生生的说道:“五将军,贼军使者说了,他是伪庲降都督张志派来探望太守的,还给太守带来了治疗寒热症的药,可以把太守的寒热症治好。”

“啥?”爨熊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吃惊说道:“张志狗贼的使者,是来探望兄长的,还给兄长带来了治寒热症的药?张志狗贼怎么能知道兄长已经生病了,还知道兄长得的是寒热症?”

“没什么可奇怪的。”爨谷声音微弱的说道:“我们的将士,几乎全部都是老都督的旧部,我病成了这样,自然会有人向老都督告密。”

说完了,爨谷又强打着精神说道:“叫他进来吧,看看张志想搞什么鬼,也顺便看一看,张志想如何发落我们爨家这群待宰羔羊。”

PS:史实,爨谷在历史上确实病死于这一年,而且从他所处的环境推测,因疟疾而死的可能极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